夏夏夏洛

自割腿肉是唯一生产力

【凌李】恋爱病例示范 ch 1

第二章已经更新啦~

这是一个普通爱情故事,主线凌李,谭赵偶尔出现~毕竟凌远和赵启平太容易凑成一个单位的了2333

肯定是he, 不是什么复杂的阴谋与爱情,只是想写写凌院长怎么心机boy, 一步一步把小警花追到手的。毕竟凌院长是一个能帮别人写情书的才子。

现在大家写的凌李吧,大都开启了不要脸的虐狗模式,成为楼诚,谭赵,荣霖,蔺靖一众拉郎马首是瞻的发糖典范,那我就写写小警花就是不依凌院的那些日子。

(凌远:你给我滚。

关于题目呢,凌远作为院长,各方各面都得起表率作用是吧,那么追人也得是教科书一般的典范是不是。况且。爱情是一种病呀。

这一章比较短小,毕竟只是刚见面。

不扯淡了。

——————————————————————————————

Chapter 1

        附属第一医院的大厅里从来都是来来往往的什么人都有。每天24小时,住院的病人,陪同的家属,投机倒把的黄牛,忙忙碌碌的医生和护士,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其他看似不相关的职业,比如警察。

        李熏然最不爱去的地方里医院就算一个。作为一个普通人,医院尚且代表了生老病死,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李副队的眼中医院简直就是一个痛苦的合集。里面有生命垂危的受害者,有麻烦惹事的或者是让人想要心疼落泪的家人,兴许哪一天,ICU 里面躺着的就是早上还没交上月工作总结的小王小李,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自己。

      

        他最不怕的就是自己躺在里面这种情况。他总是大喇喇的想,人在昏迷不醒的时候,反正也不知道自己马上要死了还是马上会醒来,惜命的人没法在有危险的时候第一个冲上去,没法成为李副队。大概唯一麻烦的是要让爸妈担心,让简瑶难过,便宜了薄靳言,还要麻烦别人照顾。他不爱被别人照顾。

       

        不爱去也不代表可以不去。所以现在的李熏然坐在大厅边的椅子上对着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群,发呆。

        案情进展了一半,关键人物竟然被光天化日之下捅了几刀。隔壁小组出现的时候,受害者刚刚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大家不得不带着沉重的心情全力追查,把后方照顾受害者等等一系列的工作交给李熏然的小组。小组里几个人,家也不敢回,都守在医院里外,保护受害者,同时也想第一时间获取犯罪嫌疑人信息。

        所以李副队坐在医院大厅里,根据薄靳言的侧写,神情凝重的研究犯罪嫌疑人会不会出现在医院。从中午守到黄昏,对受害者的紧急抢救还没结束,从黄昏守到半夜,消毒水的味道让他紧张,李副队高速运转的大脑难免卡壳。晚些时候,手下通知他受害者刚刚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李熏然一颗沉重的心才稍稍轻松。

        大厅里还是人来人往,让李熏然觉得虚幻。这里每天都见证死亡,新生,人的命悬一线,生死挣扎,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冷酷的运转着,莫名的热闹着。就在刚刚,急救里的专家组们挽留了一条生命,拯救了一个家庭,这里却无知无觉,没人关心他心里那一点雀跃,只是匆匆的运转,运转。

        思路飘忽至此,李熏然觉得心里有一点莫名的烦躁。想快快的走,想跑,想对人群大叫。

        想到这里李副队自己悄悄地笑了,笑自己像个小孩,才守了10个多小时就坐不住了。抬头看见几个医生模样的人从大门走出去,刚刚下班的样子。领头的一个高大硬朗,西装笔挺,打着电话,匆匆地走出去了。

        李熏然也起身离开,活动了一下,出门寻找附近的便利店,打算买些东西犒劳楼上和车里的组员们。

        凌远今天心情还不错,上午没什么紧急的事情,下午警察局送来一个刀伤急救的病人,被临时成立的急救专家组经过将近十个小时的紧急抢救终于脱离危险,凌院长被自己领导下附属第一医院的效率和能力鼓舞,虽然下班的时候已经深夜,还是一边走一边第一时间跟警局的负责人通了电话,交流了一些基本情况。

        刚刚没顾上吃饭,坐进车里才感觉胃病在精神高度紧张与劳累过后犯了。车刚刚开出停车场,不得不在小路边停下,凌远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也不能动。虽然已经是深秋了,疼痛的汗水还是从凌远额头上流下来。忍着剧痛从公文包里翻出止疼药,却发现车上忘了补充新的矿泉水。

     

        凌远心里正在懊恼万分的时候,听见车玻璃上笃笃的敲击声。凌远皱眉抬头,找到一双漂亮的鹿眼,车窗外面的人表情有点迷茫的看着他,见他抬头痛苦的表情,显然是吃了一惊。

  

        "那个。。。你没事吧。"

        凌远刚刚摇下车窗玻璃,就听见青年略紧张的声音。

        "也没什么大事,我胃病犯了。"凌远突然觉得吓到别人很罪过,努力整理自己。

        "那。。。你要不要去医院,我扶你进去吧。"青年还是有点怀疑。

        "不不不不用麻烦了,"凌远心想暗想我还不想在自己医院出这个糗,"你能不能给我一瓶水,我吃了药就好。"

        "啊,,,行行行。"

        凌远看面前的人愣了一下,从自己手里提着的便利店塑料袋里掏出一瓶水,拧开递到自己手里。

       "会不会有点凉。。。"话还没说完凌远已经喝到了嘴里。

        看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把药吃下,欲言又止的神情明显的写在脸上。

        止疼药吃下去感觉好很多,凌远深深喘了几口气,开门下车。

        "啊你不用下来的,你感觉好些了吗?不去医院看一下真的可以吗?"

        "没事没事,老毛病了,刚才真的太谢谢你了,我正愁我车上没水吃药呢。"凌远脸上堆笑,心里骂了自己一百遍,凌远啊凌远,多少年没做过这么丢人的事情了,不仅开口跟陌生人----还是这么英俊的陌生人----直接要了一瓶水,还差点被抬到自己的医院里治病。

        "没什么呀,我刚才走过你车看你在里面趴着我还以为你喝多了要酒驾呢。你看,都是你自己运气好,我还刚从便利店买东西回来,正好有水给你喝。"青年笑笑,微微的撅嘴,眼角得意的神色却出卖了他。

        凌远耳朵听着别人低沉的声音,眼睛看着眼前人笑意盈盈的脸,心思早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

        凌远从没逃避过自己喜欢女人也喜欢男人的事实。从上大学的时候就知道了。人生本来都是随缘而转,医生是最了解真实自己的职业了。所以当凌远意识到自己的取向的时候并没有很意外,只是这些年里交往的对象都是女孩子,准确来说是眼睛漂亮的女孩子,所以身边的同事朋友也没有问过他的口味。

        啊,,,运气。运气好倒是没错。运气是个奇怪的东西。凌远觉得自己今晚的运气确实不错。他猛的回神,他的"运气"正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关心的看着他。

        收拾了一下心里痴呆的表情,赶紧附和道"啊哈哈哈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我运气很好啊。"脑子里飞速的运转起来,这对话要怎么继续下去???难道要以归还一瓶水为借口要电话和名字吗???不不不,这不是一个成年人应该做的事情。

       "不过真的说起来这些都不能算是我的运气,还是你观察力比较强。我叫凌远,我其实就是这里的医生。还没问你叫什么?我一定要感谢你'救命之恩'。"

      

       凌远不动声色的握住青年的手,假装自己感激涕零,行勾搭之实。

       "我叫李熏然,刚才的事情真的没什么,你不用谢我,举手之劳罢了,我还有事,我要回去了,你也快上车吧,这里好像不能长时间停车吧。没事没事走了啊!"青年神情一滞,抽开自己的手,转身跑走了,边跑边向凌远挥手。

        心好痛!多年不搭讪水平都下降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还能帮兄弟写情书追女孩的凌远了!凌远心中懊悔,只要到了名字,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面。凌远望着青年的背影回味了一下今晚的"艳遇",恋恋不舍的上车回家。

        回家去,也不会怎么样,无非是洗澡睡觉。肚子饿,简单煮个面吃,处理一下医院的事务。想起林念初快要回来了。

       

        林念初,凌远躺在床上把这个名字在心里念了几遍。当年是怎么追念初的?医大才子,一表人才,谁会拒绝呢?然而才子佳人也不是活在真空之中,世事无常,令人唏嘘。自己为了医院为了工作为了家庭做的那些事情,念初都不能理解。两人多次沟通无果,都感觉心累,于是找到学习机会出国去了。

        距离远了以后,那些争吵和误解也会随之淡化,不过当审视对方,都明白了还是做朋友和多年的老同学比较好。捅破这层窗户纸,也没有必要再生拉硬扯。大家都是成年人,反倒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念初在国外也有了新的追求者,讲给他听,他也会出谋划策,两个人商量好聚好散,等学习结束就回国离婚,还是做朋友。

        凌远心里百感交集。唉。成年人的生活怎么这么难。唉。今晚遇见的那个人。唉。都没有要到电话号码。所谓饱暖思淫欲,大概就是凌院长这样了。

        睡不着,吃过止疼药身体隐隐的有点不舒坦,躺着想到了青年闪闪的眼睛,跟当年学校里的念初颇有几分相似。

    

        此时此刻刚给队员们送完温暖的李副队又坐回了大厅角落的椅子上,盯着盯着又走起神来。晚上遇见的男人好像比自己大几岁,医生真是个不容易的职业啊,也不能按时吃饭,年纪轻轻的胃病这么严重。

       

        这时候他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回想起男人看似温和实际有如深潭的那双眼睛,还有热情拉住他致谢的一双手。

        李副队的职业直觉让他对这个男人提起了一丝警惕。

        躺在床上睡不着的凌远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喷嚏,心里微微的有种感觉,他跟那个有一双清澈双眼的青年,这事没完。

评论(10)

热度(534)